博天环境-凯时app登录首页

您当前所在 > >

华夏时报丨低价竞争愈演愈烈 恶性竞争逼大佬转型

来源:博天环境-生态环境综合服务商编辑:2017-03-06
0
分享到:

  “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遵照股神巴菲特的逻辑,面对着因为持续过热而频频出现的恶性低价竞争,中国环保产业的大佬们开始担心。虽然环保产业仍正值“牛市”,但他们却已经悄然开启了转型之路。


  3月1日,在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以下简称“环境商会”)举办的“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上,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博天环境目前已经转向市政、工业园区治理领域进行布局,未来还看好环境监测检测和国际环保市场。


  在众多外来者拥入,扎堆市政污水、垃圾处理等领域惨烈搏杀的时候,作为环保产业大佬、环保产业的“领路人”博天环境却开始和这些熟悉的业务告别,转身迈向环保产业的新“蓝海”。导致其转型的主要原因便是目前弥漫于环保产业的低价恶性竞争之风。


  为了给环保产业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环境商会已经将这一问题写入了自己向两会提交的提案之中。在递交的名为《关于遏制环保行业恶性竞争的提案》中,环保商会表示,在2015年,市政污水、垃圾处理领域出现恶性低价竞争趋势,未来5-10年,环保设施成为环境污染源的风险大大增加。


  遏制恶性竞争


  据《关于遏制环保行业恶性竞争的提案》显示,2015年,我国市政污水及垃圾处理领域出现了恶性低价竞争的趋势。6月,新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出48元/吨。8月,蚌埠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价26.8元/吨。10月,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价26.5元/吨。12月,浙江绍兴项目以18元/吨的报价再度刷新了行业底线。仅仅数月时间,中标最低价从48元/吨骤降至18元/吨,降幅达到62%。


  环境商会常务副会长、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兼ceo黄晓军表示,这些超低价中标项目已经产生了恶劣的示范效应,损害了环保行业的健康发展,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也损害了企业自身的财务可持续性。更重要的是,可能遗留烂尾工程及豆腐渣工程的隐患。


  关于环保产业的低价竞争,《华夏时报》此前曾有多篇深度报道,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在会上也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但他表示,现在看来这股风气还没有停止,而且愈演愈烈。前两天他去发改委开会,建设部也与他讨论了这个问题。环境商会在《关于遏制环保行业恶性竞争的提案》中建议地方政府理性招标,商务标评标应重点审查报价有否低于成本价格等异常情况;加强信息公开,明确强制和建议信息公开的清单;同时,还要追踪监督重点环保项目的达标排放情况,重点全过程跟踪中标价格在40元/吨以下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建设运营情况。


  环保产业过热


  在赵笠钧看来,低价竞争愈演愈烈,与环保产业过热有很大关系。


  他表示,环保产业在“新兴经济支柱产业”的预期下,近年开始“热”了起来,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方面产业并购重组加剧;第二,大型国有企业纷纷进军环保,包括中建、中铁建等“中字号”企业,以及重庆钢铁、杭州钢铁等产能过剩领域的企业;第三,资本市场看好环保产业,曾经有资本界的朋友对他说,现在放眼看去,除了环保等少数几个有投资价值的行业,其他领域可能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


  “任何事情热了以后就会带来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需要时间来消化,其中难免会有一些失败的案例和代价。”赵笠钧说。


  事实上,环保产业过去体量较小,大多是点的施治,即对于某个城市、某家企业的治理,技术门槛也比较低。现在随着新形势的发展,要求更加系统性地治理,而产业准备不足,企业之间在技术上并未拉开差距,导致大家只能在价格上面过度竞争。


  尤其是一些新进入者,其中很多来自产能过剩的领域,所在行业下滑严重。他们进入环保产业后,即使拿标价格低,赚得少,但总体来讲还是能够减少亏损,所以更偏向于低价拿项目。另外,由于这类企业的体量都非常大,所以他们对环保产业的冲击也非常大。


  同时,资本的力量是产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但一些资本偏于短视,仅仅把自己当成财务投资者。例如,与环保企业签订对赌协议,环保企业做得好了收获成果,做得不好了收获股权。在这种力量的驱动下,环保企业不得不加剧成长的预期,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行为,如低价竞标。  


  博天转型


  低价竞争正在侵蚀着环保产业的健康,除了提出建议期待竞争环境得以改善外,博天环境也在积极地寻找转型路径。


  赵笠钧告诉本报记者,博天环境去年签约了370亿元左右的ppp项目,其中工业园区治理占比较多。未来,他看好两大块业务,一是环境监测检测,二是国际环保市场。政府前期出台环境管理政策,后期检验治理效果,都依赖于监测检测手段。在他看来,博天环境是一家“善于把握机会和及时变化”的公司。回顾企业的历史,甚至可以看出中国产业周期轮换的缩影。1995年,博天环境主做屠宰废水处理,因为当时搞“菜篮子工程”;1998-1999年,青岛啤酒率先发起啤酒行业的并购热潮,由此带来啤酒行业废水处理的很多机会;2004年,乳制品行业又成为博天环境的大客户,因为蒙牛、伊利在全国范围大肆扩张。“不过,所有行业都不可能无限扩张下去,并购一段时间后总是要停下来做整理。”赵笠钧说,2008年开始,煤化工废水处理在博天环境的业务中占了相当大的份额,博天环境的收入结构中有56%都来自于工业。但到了2014年,他开始敏锐地注意到,煤化工产业的周期到了,于是转而在市政、工业园区领域进行布局。


  事实上,这也符合环保部门的政策取向。早在2015年8月环保部长陈吉宁就曾公开表示环保部将推动化工行业园区化、集中化、专业化管理,现有的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要逐步向工业园区集中,专业性的工业园区外不得新建、扩建危险化学品项目。赵笠钧表示,未来随着产业结构的变化,可能大型、高污染的项目会越来越少,但对存量项目的排放达标要求会越来越高,这就需要环保产业实现技术进步,提出更有效的治理方案。


  虽然面对环保行业出现的低价竞争,以博天为代表的一批企业无奈转身,但这仅仅是环保行产业与资本合作的一次磨合,未来二者还将存在着广阔的合作空间。在赵笠钧看来,资本应该与产业真正成为伙伴,一起设计商业模式,一起预判未来趋势,有了问题一起扛,有了成果一起分享,这才是健康的伙伴关系。(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马维辉)


| |

凯时网页 copyright 1995-2020 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凯时网页的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oten icp 京icp备120207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