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环境-凯时app登录首页

您当前所在 > >

对话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赵笠钧——政府支持产业还是扶持市场?

来源:博天环境-生态环境综合服务商编辑:2017-03-07
0
分享到:

 赵笠钧 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整个行业前景非常好,但环保产业还没做好准备,环保产业正处在春秋战国时期。

  我们的终极追求是改善环境质量,不是做大做强环保产业。政府关心环保产业,出发点是好的,但如果把精力集中在扶持环保产业上,有点舍本逐末。政府真正应该做的是制定规则,提高违法成本,加大环境执法,让客户愿意在环境上投入,愿意寻求高品质服务。

  新环境:最近一段时间,环保产业利好消息不断,新《环境保护法》1月1日起开始施行、《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建议》也发布不久。您怎么评价环保产业现在的状态?

  赵笠钧:整个行业前景非常好,但环保产业还没做好准备。

  我国环境承载能力已经接近极限,国家环保工作力度越来越大,鲜明地体现了中国特色优势——政府主导力非常强。在市场主导的英、美等国家,治理雾霾都花了很长时间,中国在apec会议期间,两周解决问题,这在国外很难想象。现在,在环保工作方面,国家层面正在集中力量,从法律法规到产业政策,从税收优惠到产业扶持,利好不断。

  相对于我国严峻的环境形势和对环保产业的需求,中国大多数环保公司都只能算小微企业。去年完成的第四次全国环保相关产业调查显示,以2011年为数据基准年,当年全国环保产业从业单位2.38万个,营业收入只有3万亿元左右。

  也就是说,平均每家企业营业收入仅1亿多元,规模太小。规模小,就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研发工作、吸引储备人才。

  环保行业门槛低,好像几个人就能成立一个公司,有的公司还处在生存阶段,难免会出现低价竞争和粗制滥造。在某种程度上,环保产业正处在春秋战国时期。长此以往,不利于环保产业的健康发展。环保产业需要加强竞合融通。

  新环境:近年来,政府扶持环保产业的意愿十分明显,足见其已意识到环保产业存在的问题。

  赵笠钧:国家有关部委一直在研究制定有关政策,用心良苦。但作为环保产业从业者,我却一直有个观点:我们的终极追求是改善环境质量,不是做大做强环保产业。政府关心环保产业,出发点是好的,但如果把精力集中在扶持环保产业上,有点舍本逐末。

  比如税收优惠政策。我认为,如果企业真正赚钱,正常交税是应该的,否则社会怎么运转?问题的关键在于,环保企业有没有赚到钱。如果客户没有环保需求,环保企业没有收入,生存都困难,通过免税政策来扶持,意义有多大呢?

  再比如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从改善环境的终极追求来讲,肯定有好处。在政策制定征求意见时,国家发改委提出了很多想法,比如第三方资格认定。我当时就明确反对,一方面,这很容易导致权力寻租;另一方面,通过资格认定后的企业,比其他企业多了机会,甚至是多了一种保护,容易不求进步,不求质量提升,这对产业发展也很不利。有人或许会担心,如果没有资格认定,运营企业鱼龙混杂,市场岂不一片混乱?我认为,这要交给市场去解决。如果排污企业出于贪便宜,而去购买劣质服务,导致排放不达标,那么环境主管部门应该严格执法。在严格执法下,市场自然会淘汰不注重品质的企业。市场有自我修复和调节功能,这是个生态过程,政府没必要干预太多。

  当然,政府扶持环保产业的一些制度设计,出发点肯定不是权力寻租,思路可能是,把环保产业扶持起来,有利于环境问题的治理,所以一直琢磨怎么帮助环保产业发展,怎么免税,怎么管理等。

  新环境: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推动环保产业发展,与其把精力花在扶持环保产业本身上,不如严格要求排污企业,加大执法力度,倒逼环保产业的客户需求,反过来促进环保产业市场的优胜劣汰和蓬勃发展?

  赵笠钧:对,我非常赞成这个思路。过去的一个半月,我走访了很多客户。谈起新环保法,大家都感觉压力非常大,意识到以后再也不能随便糊弄了,必须选择好的凯时app登录首页的合作伙伴,真正解决排污问题。

  环保产业是政策驱动产业,我觉得,政府真正应该做的是制定规则,提高违法成本,加强环境执法,让客户愿意在环境上投入,愿意寻求高品质服务。政府只要想清楚一点,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改善环境,那就应该盯死排污口,管好管严排污行为。排污企业怎么选择,由市场法则决定,价格优、质量好的环保产业,就有更多机会;有更多优秀人才、更多研发投入的企业,自然走得更远。这样一来,市场就释放了,规则有了,执法严了,肯定有企业挺不住,那么就让它自然淘汰,环保产业才能健康成长。

  政府总觉得自己的角色就像父母,而把社会上一切单位当孩子,总试图希望大家都不要犯错。实际上,人在成长过程中,有些错是必须犯的,有些跤是必须摔的。经济要活跃,就要让经济个体“生得容易,死得快”。比如,想成立一个公司,很容易,1块钱就可以注册。只要有人愿意给业务就行。干砸了,死也就死了。现在的问题是,“生不容易,死更难”。大家都知道,动植物界都有生存法则,优胜劣汰,自然选择,一些个体的淘汰,换来的是整个群落的健康。市场经济也一样,有残酷的一面,但都是朝着整体经济健康安全的方向调整。

  新环境:政府越想扶持,可能越难实现扶持的目标。您曾在政府部门工作过,又在企业干了这么多年,对此应该体会更深。

  赵笠钧:有一种观点认为,政府在制度改革时,着眼点太多,很容易迷失掉终极的、最重要的目标。但不管政府工作有无瑕疵,我认为,公众对政府都应该多些包容,甚至要多反思个体对社会改良的作用。

  30年前,没有人能意识到中国今天的变化,全世界都没有。经济走得非常快,但制度、法律等很多方面还没有准备好。社会变迁,有一些过程,必须要面对。每一个人,每一项制度,都需要成长过程,有些代价是必须的。以前都说不要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就像大人告诉小孩说,水杯烫手,别摸。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小孩不摸一下,不会真的相信。

  新环境:您说,现在的环保产业处于春秋战国时期,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方向,您有什么样的判断?您觉得现在我国的环保产业该怎么发展,才能适应大好机遇?

  赵笠钧:第一,就个体来讲,一定要注重品质,注重诚信。不注重品质和诚信,是不会有未来的,对任何一个行业都一样。第二,对整个环保行业来讲,要加强竞合与融通。每个企业单打独斗,恶性竞争,最后不仅个体受伤,群体也会受伤。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企业要放眼全球。一方面,这是配合国家战略。走出去,可以看到我们的差距,反过来促进我们成长。国家的整个战略布局,已经是放眼全球了,如果不配合国家战略,有一天机会来临时,我们会发现,整个行业又没有准备好,就像现在一样。另一方面,这也是借鉴博天环境自身成长的经验。我们跟美国的美华有过五年合作,也为杜邦、ge、intel、壳牌等跨国公司提供过服务。从中我们看到了自身的差距,经过努力,我们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新环境:与国外先进的环保公司相比,中国处于什么水平?

  赵笠钧:我可以很自信地说,中国在环境治理尤其是水环境治理上,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最全面的凯时app登录首页的解决方案。为什么呢?因为目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像中国这么复杂的环境问题,这就像大医院会出著名大夫的道理一样,因为患者多,天天做手术,经验自然丰富。但也要承认,中国在装备制造方面仍有欠缺,包括环境监测仪器等很多设备都需要进口,我们希望未来能通过自己生产替代进口。


| |

凯时网页 copyright 1995-2020 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凯时网页的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oten icp 京icp备12020702号-2